篦子(二)

  秦安县的篦子文化

  篦子文化在我的家乡,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的使用并没有代表性,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因素而显得特别。

  地处西北的秦安县,以“货郎担“”闻名。据考证,早在明末清初时期,秦安就出现了以物换物的货郎。所谓的“秦安货郎担”,就是当年人们为了谋生计,“他们肩挑一担货物,在本县或者周边地区走村串巷,一路奔波一路叫卖,常常是出门跑外一担货,回家挑来一担粮”,以此换粮赚钱为生计的一种职业,这种职业被秦安广泛流传的“秦安小曲”所传唱。

  小曲是流传于秦安县境内古老的传统曲艺品种,早期用于社火表演,如今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被广泛的运用在舞台表演,更多的时候,则是本地劳动者农忙之后传唱的民间曲艺。秦安小曲的唱词以教化和有寓意的历史故事为主,但在不同时期,爱好者们会创作出与时代息息相关的作品,如《摘棉花》、《彭总过河》、《情系女子》、《村官浪漫曲》等,这之中有一首叫《卖货郎》,这首小曲跟篦子有关。

  货郎担

  小曲《卖货郎》本地俗称“卖篦子”,与秦安小曲的主流内容相比,“卖篦子”属于边缘的、老土的曲子,其中有些唱词因为方言及其内容等,甚至不能用规范的书面语记录。笔者搜集到了两个版本的《卖篦子》唱词,一篇来自网络,一篇来自民间人士的手稿(叶堡村安尕萍提供)。这里将两篇大同小异的《卖篦子》的唱词节录如下,我们从货郎的传唱里,可以窥探篦子在民间的流通和使用现状。

  ?

  卖篦子(网络版)

  ?

  唱:一二三,三二一

  担担儿担上出乡去

  北京办货,南京卖

  讲白:东走湖广,西走川

  南走云贵,北走山(西)

  陕西八部都走遍

  天生地短在河南

  腰里有钱当富汉

  腰里无钱步步难

  ……

  我的篦子有三怪

  (姑娘问):你的篦子有多怪

  (货郎答):我的篦子生得怪、长得怪,卖的还贵

  (姑娘问):你的篦子生在哪儿,长在哪儿,卖的为何贵

  (货郎答):我的篦子生在万里终南山,长在黑虎窝窝边,等到黑虎下山时,把它带下来,用一张小小的麻皮,做了一张小小篦子

  (姑娘问):就这么怪?

  (货郎答):我给你讲

  学生头上刮一刮,不中状元中探花,

  老婆子头上刮一刮,长寿能活九十八

  生意人头上刮一刮,银钱能垂两疙瘩

  放羊娃头上刮一刮,羊羔儿能应千儿八

  庄农人头上刮一刮,积粮万担马成双

  大姑娘头上刮一刮,肯定找个好婆家

  小媳妇儿头上刮一刮,不上一年抱个儿子娃。

  ?

  卖篦子(村庄老艺人版节选)

  ……

  梳子、篦子,粉匣儿

  买完给姑娘送个夹夹子

  (女):你说得好,讲得好,才不要

  (男):你要的何物

  (女)要你小小一张篦子

  (男):你知道我这小小一张篦子,生起生在何地,长起长在何处

  (女):生起生在土里头,长起长在土外头

  (男):听我的这话,不听你的务(那)话

  生起生在万里终南山,长起长在黑虎爷窝边

  直接待到黑虎爷下山,捎连捎了,带连带了

  带到成都四川,上八节做了鱼骨尖板

  下八节做了笸篮、竹箩、筛子

  中八节的点点竹皮,做了个小小一张篦子

  (女):就这点怪处吗?前两天来了一个我娘家庄里的

  比这这怪处多我都没买

  (男):还有怪处

  老汉头上刮一刮,精精神神上洼去

  老婆子头上刮一刮,眼明耳亮纺棉花,闲了还要抱娃娃

  庄农人头上刮一刮,麦垛儿和山一样大

  饲养员头上刮一刮,骡马喂的吱哇哇

  放羊娃头上刮一刮,羊羔下了千七八

  新娘头上刮一刮,一年一个儿子娃娃

  学生头上刮一刮,不中状元中探花

  你看好不

  (女):好,我买下,把你的软杂货打开

  ……

  ?

  两篇《卖篦子》都在传唱货郎儿担着担儿走南闯北,东至北京南下云贵,西进西藏北走北来(今宁夏)卖百货的情景。作为一位成功的货郎儿,能会能说会道,有丰富的推销技巧是关键。首先,货郎说出自己的篦子很有特点,有“三怪”,所以说要卖的贵(秦安方言:怪和贵同音)。这些特点说明了制作篦子所需要的材料(竹子)、产地(终南山)、取材之不易(长在黑虎爷窝窝过)、取材之良(中八节的点点竹皮,做了个小小一张篦子)以及制作篦子的地方(四川成都),但是人家买主姑娘听后还不满意。其次,货郎又说:自己篦子的功能有多神奇。老爷爷、老太太、姑娘、新娘子、学生、庄农人、放羊娃等社会各色人等,用他的篦子梳头后,会获得各种意想不到的收获,这才说服买主姑娘买了他的篦子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也许秦安货郎的这一段“卖篦子”的推销词牛皮吹得有点儿大,可事实上,人们对使用篦子的美好愿望,从历史的角度看是有迹可寻的,从生活本身看至今还在沿用。英国文化人类学学者爱德华·伯内特·泰勒的“万物有灵论”,以及美国人类学家、民俗学家詹姆斯·弗雷泽认为,原始人把头部看作神圣的部位,认为打结可以作为护身符,给头发打结或盘发绾髻,以梳篦为头饰装饰,是祈求神灵留守其位。并且认为与头部及神灵所在的部位接触过的梳篦,具有神圣的力量,可以赶走豺狼,吓跑蚊虫,不但有驱魔辟邪的作用,甚至守护死者的亡灵。在中国,也是先有以礼为梳,后有以发为梳,以美为梳,风雷氏制造梳子的传说,也极具神秘色彩,因此,以篦子为基础而产生的篦子,不仅是整理头发的日常用品,还被赋予辟邪,祈愿美好生活的含义。

  据如今六、七十岁的老人回忆,秦安本地的婚俗里,女方娘家的嫁妆里,有放梳子和篦子的习俗,并且要求梳子、篦子的齿必须是双数,不能成单。在结婚当日,在新郎、新娘晚上入洞房后安房的时候,选择属相合适的人,拿着梳子和篦子各梳三下,并且口中念念有词:“一梳子一尺长,二梳子二尺长,三梳子搭到娘家身墙头上。”笔者没有考证过这一风俗的起源,不知可否理解为,用梳篦来辟邪祈愿,希望用新娘的长发来链接一种她与娘家的关系。

  今天的篦子样式

  几乎每一位秦安县的老人(女性居多),都有一段使用篦子的青春史,秦安县位于西北的干旱区域,因为资源受限,尤其对于蓄发的女性来说,洗头发成为奢侈。长年累月,头发里会藏污垢、生虱子,这时候必须要用篦子来篦头发。篦头发之前,要用水把头发打湿,再进行梳理。头发里的虱子主要生长在头发根部,因此,篦子主要在头皮以及耳鬓处梳理,正如秦安小曲《卖篦子》里所唱的,用“刮一刮”来代替梳头。据人老人回忆,用篦子刮头要用劲,才能将虱子除去,所以头皮会疼痛。为了除去子子(秦安方言:子子是指虱子的卵。)需要把篦齿用细线扎起来,让篦齿更加密集,才能在头发里除去体量更小的子子。如今,很多老人回忆往事,都感叹不已,因为生活环境的改善,她们近几十年来也不用篦子篦头发了。

  ?

  结语

  随着篦子使用功能的丧失,附加其上的文化、艺术以及神秘元素都将停滞。如今,对于篦子这种小物件而言,我们只能回望和梳理历史。尤其在采访老人的过程中,她们的感叹是使用篦子生活时代的艰辛与不易。但是,篦子的发展历程记录着中国古人的一种生活方式,它由此产生的文化内涵,凝集着一个民族特有的智慧和气质,篦子的存在也因此而熠熠生辉。

  ?

  参考文献:

  《源远梳篦艺文事,流长千年又重光》,刘晓苏,网络文章

  《梳理的文明:关于梳篦的历史》,郑巨欣、陆越合,山东画报出版社,2008、03

  《凤凰山168号西汉墓》,荆州博物馆网站,2009、08、10

  《漫话篦箕》,李运河,收藏界,2006、07

  《货郎客》,姬广武、郑玲玲,敦煌文艺出版社,2016、04

  《南宋缠枝牡丹纹玉梳》,网络文章

  百度“篦”词条

  维基百科“篦”词条

  更多阅读:

  长按,关注我们

  关注我们的孔网小店

  本文章若非特别表明,均为原创。如用于其他媒体,敬请标明转自“乡村档案馆”,并署作者姓名!具体可联系:1031969825@qq

  小编推荐文章:电气火灾的火源主要有哪些形式